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东方】小石

梦境与现实的厌恶者之卷
恋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然而地底的鬼火却兴奋起来,闪烁着青白的光在地底的穹顶之下徘徊,照亮昏暗的地底。
恋已经睡了一整天了,但是她还是很想睡。因为现在是黄昏,她曾经在地表见到过夕阳的下落,看着天色从温暖的橙色变成安静的蓝色再到寒冷的黑色,那时她突然感觉仿佛太阳永远不会升起,巨大的寒冷和恐惧笼罩住恋,她便飞快地奔跑起来穿过漆黑的森林和田野,一直跑到人间之里,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
恋上一次睡醒是在中午,她躺在巨大的向日葵田里,掌管花的妖怪从她身边路过,消失在正午的白光中。白光,恋抬起头,看到炙热得发白的太阳,白色的阳光四散着,把一切都变成耀眼的白色。恋站在这白色的世界中,心中翻涌着强烈的虚无感。她想逃走,但不知这白色的世界到哪里是尽头,于是她闭上眼睛,在阳光和花田中又一次陷入沉睡。
再上一次也就是今天的第一次,恋依旧在自己的房间里醒过来,外面天快要亮了,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地底的鬼火也陆续熄灭了,地底也陷入了深邃而绝望的黑暗。恋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却依旧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她又躺下来,把自己裹进被子。
时间回到天黑后,恋并没有点亮房间,窗外鬼火的青光冷冷地照亮房间,她在薄光中坐着,十分清醒,但她又想睡觉了。
人不开心的时候会有很多排解悲伤的方法,吃东西或者向别人诉苦等等。但对于恋来说睡觉是最好的方法。梦里的世界是自己的世界,现实中一切的愿望都可以在梦里实现。被大人嘲笑,被小孩子欺负,一切的不愉快都可以在梦里烟消云散。所以恋常常回到家就直接趴在床上,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在温暖中沉溺于美好的幻境。
然而不知为何最近恋连睡觉都不感到开心了。就算睡着了又有什么用,就算梦里过得再开心不还是要醒过来,不还是要回到讨厌的现实。梦境越美好,现实就显得越残酷。于是她开始厌恶梦境,也厌恶现实。这世界上还有除了梦境和现实之外的境界吗,似乎已经没有了。
于是恋开始讨厌这个世界。

远离人境的失败之卷
门外响起清晰而不令人感到烦扰的敲门声,觉的声音透过门缝钻进来。
恋,吃饭了哦。
恋没有回答,仿佛声音在真空般的黑暗中消散掉。门外又响起阿磷和阿空的声音。
恋小姐还不出来吃饭吗
这已经好几天了,真的没关系吗。
姐姐的声音又响起来,恋,我要进去咯。
恋马上感到巨大的束缚感和不适感,她立刻把脸埋进被子,背朝着门,然而开门的声音中止了——门已经锁上了。
细小的声音传过来,两个自己曾经的好玩伴在讨论着什么,然后被觉轻声止住了。
那饭菜我放在门口了,厨房里还有点心,要好好吃饭啊,恋。
身为姐姐的觉这么说着。之后三个人离开了。
恋依旧感到十分的不自在。除了睡着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跑出去,她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多少天了。她现在并不敢面对姐姐和好朋友。
姐姐觉是个很温柔的人,总是对自己露出微笑,即使生气的话也不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但恋都是知道的,有一次自己因为被人类的小孩子欺负而打伤对方,姐姐带着自己去给别人道歉。很奇妙吧,地灵殿的主人,能力很强的妖怪,不喜欢人类的姐姐为了不让我给人类留下坏印象而向人类低头。她很大声地让我给人家道歉,我很害怕,我以为因为我的乱来姐姐开始讨厌我了,回家的时候我一句话都不敢说,但姐姐却笑着说,对不起啊恋,刚才不应该那么大声的,回去我给你做点心吧。但我都知道的,姐姐一定已经讨厌我了,觉得我又没用又烦人。
阿空和阿磷也是,明明闯了很多祸,总是让她们收拾乱摊子,明明已经觉得我很烦了,却还是陪着我玩,给我讲故事。
恋认识的人大多都是这样很温柔很好的人。人里有一个开团子店的一家人, 一开始他们对于恋也只是普通的陌生人,但是只是把恋当做普通的顾客而不是可怕的妖怪,因此恋经常光顾那家小店。后来的某一天恋又一次被欺负,帽子被扔进水坑,被拉扯摔倒在地之后忍受着拳打脚踢和小孩子天真刺耳的笑声。疼痛一直没有停下,恋还以为自己会就这样窝囊地死去。然而团子店的老板恰好经过,及时赶走了那些孩子,把满身泥污,遍体鳞伤的恋带回团子店。店里的女主人很小心地为恋擦洗身子,处理伤口。而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给恋做了她常吃的团子。但是恋没有吃,她不顾一身伤痕的刺痛从女主人身上跳下来,飞快地逃跑了。恋跑了很久,身上的伤又痛又痒,她大口喘着气,眼泪忽然涌出来,她在那一刻突然想到,那个店她再也回不去了。
恋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和人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主动或被动地远离人群,这么孤独地活着,因此也十分不擅长接受他人的好意,欣然接受还是断然拒绝,这一直是个问题。
好想仅靠自己一人的力量活下去。
但人与人早就已经没法彼此分离了吧。吃的东西,穿的衣服,都是通过某人的心血制作出来的,如果只凭自己一个人恐怕永远都没法生存下去吧,所以没有办法在没有一个人的地方独自活下去,然而只要生活在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被别人欺负,被别人关心,也因此一定会想远远地躲开每一个人。
于是恋就这样矛盾地生活着,讨厌着他人。

怯懦的杀人犯之卷
【敬启,给我的姐姐,阿磷,或者阿空。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一定已经不在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想和自己道别。
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我永远没法像姐姐一样坚强地保持着觉妖怪的身份,因此我选择了逃避,闭上了第三只眼。既然别人讨厌我的第三只眼,那就把它闭上好了,我曾经这么想着,以为能不再被人讨厌,曾经的我满怀希望地这么想着。然而当我又一次伤痕累累地躺在泥泞中时,我发现曾经那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我真的是个笨蛋。如果不对未来抱有希望的话,就算不停地经历失败也就不会感到失望了啊,只会笑着说一句啊果然又是这样然后再经历下一次失败。
终于不停的失败让我学会了不停地道歉。只要道歉别人就会满足,即使落下来的拳头也会轻一点。活得也很轻松,不用再纠结到底谁对谁错,只要一股脑地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然后道歉就可以了。只要这样卑微地活着就好了。
现在的我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和希望,开始讨厌起一切,讨厌晨曦,讨厌花海,讨厌街道,讨厌每一个人,但是我最讨厌的还是我自己。我又胆小,又软弱,一点用都没有,只会给别人添乱,这样的我最讨厌了。所以这样的我就算被所有人讨厌,就算别人从来不来关心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所以像路边的小石子一样的我就算消失了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吧,就算不在了也不会有谁感到心痛吧。所有那些关心我的人心里肯定也在大声地嘲笑我吧。所以既然不被任何人需要,既然以后一定会死的话,现在就死掉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吧。
再见了,姐姐。再见了,阿磷。再见了,阿空。把麻烦精一样的我忘掉吧。一定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
那就这样吧。
谢谢。
对不起。
再见。
晚安。】
恋把信纸工工整整地折好。放在桌子上。窗外的鬼火又照亮了地底。恋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绳子,眼泪忽然流下来,于是她抱着膝盖小声地哭起来。哭了一小会儿,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把头伸进绳圈,她听到恋在问她,这样子就没问题了吧
嗯嗯,她回答道。
谢谢,对不起,再见,晚安。祝你幸福。

无人问津的自我毁灭谢幕之卷
恋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到处都是温暖的黄光。恋从姐姐身边跑过,恋听到觉心里在说,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恋知道姐姐可以看见自己心里的声音,但她还是大声地说,我出门了!
啊,地灵殿的姐姐!恋听到人里的小孩子们这么喊着簇拥到身边。他们跑去看红披风的轱辘首表演戏法,然后去看了人偶师的木偶戏。吃完团子他们一起玩到了天黑,回家前恋又看到了黄头发的魔法使的烟花表演。于是直到表演结束人群散尽恋才一身灰尘地回到家。
觉早早地在地底的入口前等着恋。恋你又这么晚才回来,衣服又脏成这个样子。觉温柔地责备着。
玩了一天很累了吧,我背你回去。
觉背着恋慢慢地走着,鬼火的光非常明亮,恋搂着姐姐的脖子,听着姐姐在讲自己的宠物今天又闹出了什么笑话。恋静静地听着,头埋进姐姐的头发,鼻子里充满了姐姐头发上的香味,她有些困了,悄悄地在姐姐背上睡着了。
这是一个温暖的梦,梦里的一切都那样温柔美好。这样的梦如果永远不会醒来就好了。
梦的尽头是无尽的海洋。恋被深蓝的海水包围着。她睁开眼,看到了远处太阳浅黄的光斑。恋在缓慢地下沉,海水却出人意料的温暖。她感到心满意足,于是她蜷缩起身子,慢慢合上眼。
你要离开了吗?
恋睁开眼,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
嗯。恋回答道。
为什么你要离开?
因为我讨厌我自己。这个自卑,软弱,无能的我消失的话也没关系。
不,不是这样的。觉的眼中忽然充满悲伤。
世界突然变成黑色,没有一丝光亮,空间从四周收缩,环绕在恋周围。只有温暖依然存在。觉撕心裂肺的哭声从头顶传来。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快点睁开眼睛。我从来没有讨厌过恋。恋一直都很温柔,一直都是个神一样的好孩子。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和我说啊,为什么要这样自怨自艾地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你快点醒过来啊,封闭了内心也没关系老是发脾气也没关系,向我撒娇也没关系,粘在我身边一整天也没关系,玩累了之后把你背回家也没关系,出门闯了祸要我去道歉也没关系,就算觉得自己很差劲也没关系,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啊,所以任性一点也是可以的啊,就算不开心也不用藏着掖着哦,所以你快点醒过来啊,不要离开我啊,恋!
恋还紧闭着眼睛,姐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模糊地响起。她被紧紧抱住,姐姐的体温不断地传过来,微微颤抖着。眼泪滴在脸上,仿佛快把恋灼伤了。
原来我还被关爱着啊。恋模糊地想着。她想张开嘴,但她没有力气张嘴,也没力气睁眼。
然而还是太迟了,意识快要消散了。
姐姐,保重,然后再见。恋在最后这样想道,然后陷入沉睡。
THE END

PS总之是一个在生活相当糟糕的时候产生的脑洞。总之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比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什么都画不出来,比如月考成绩退步惊人,比如对自己的一切产生了怀疑。总的来说上面的全部都只是我单方面在发牢骚而已,我把最近所想的一切都写下来了,于是通篇毫无逻辑可言。
作为一个恋厨最后把恋写死了感觉还是很微妙的,毕竟每次进行恋的同人创作时都会把自己代入到恋身上,因为从我的角度出发的恋的二次设定是一个逃避现实,封闭内心的孩子,和我比较像的样子。emmm所以基本就把自己完全代入进去了。所以不管是画还是文都充满了很黑暗负能的东西。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了,然而在最难受的时候迸发了很棒的灵感,却在构思的时候心态稍微好转,再加上每天画画画到很晚写文又在拖,于是很多东西都没有写出来,比如会因为一点小事而陷入矛盾然后很容易在纠结中开始考虑死亡的问题,就像心态崩得想要自杀却又觉得对不起父母给世人添麻烦于是很纠结就更想自杀了。不管怎么样我在最后突然怂了于是只能继续窝囊地把生活活成黑暗的笑话。
啊说跑题了其实并不想继续发牢骚的。
最后写觉抱着恋痛哭的镜头的时候自己真的非常鸟肌,然而似乎因为自己不擅长抒情也不擅长别人对自己抒情再加上平时基本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写起来非常棒读。事实上通篇在脑内都有非常好的分镜画面还有配音buff于是效果惊人,然而写出来光是内容就损失了至少三成,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直接把脑子里想的挖出来给你们看。
但最后恋和我都很胆小地选择拒绝敞开心扉接纳世界,但恋最后能鼓起勇气选择死亡却是怯懦的我完全做不到的,所以果然恋还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孩子吧。
顺便要说的话一切的导火索就是之前说的觉恋的肉什么的因为完全画不出来而陷入相当程度的自我厌恶,总之重点是那篇肉现在根本画不出来可能要等到不远的以后的某个时间点再补完,所以现在感到十分抱歉。果然我立的flag大多都会倒。

【东方】【觉恋】紧闭的恋之瞳
神志恍惚中的摸鱼,脑内是一个非常温馨的故事然而画出来可能天壤之别。
本来要画肉然而白天画接吻时把自己甜到哭泣于是迅速画完,肉什么的大概要再练一练人体透视。拖拉了两个月于是从前到后基本不是一个画风x
PS不管画的时候还是构思的时候都用一种严谨的态度去对待性。毕竟表面上这可能只是一种满足欲望的行为,但更深层里它可以代表欲望,也可以代表爱。对我来说拥抱或者接吻或者性之类的行为比起语言可以给人更直接而强烈的慰籍,对于故事中封闭着内心又渴望敞开心扉的恋来说尤其如此,尽管身为觉妖怪而被人厌恶,但有这样一个温柔的姐姐关爱感觉真的很美好,于是不管是表结局还是里结局,恋之瞳都会睁开,在爱中重新接纳别人和世界。
不过就算我这么想同学看到了还是会用稀奇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着稀奇古怪的话就是了。

【东方】【竹林】不死

妹红你的梦想是什么?身边的慧音突然问道。蝉鸣一下子响起来,再加上夏日祭的喧嚣让妹红有些眩晕。
这个还用想吗,当然是杀死辉夜了。那家伙,夺走了我的父亲,我的家人,我的一切,还让我变成这副模样,我要让她十倍奉还!
我听说…永远亭开发出了让蓬莱药无效化的药物…慧音没有多说,她希望妹红能懂。
啊啊,那是不是代表我能杀掉那个家伙了。妹红的脸有些扭曲,她开始大步向前走,慧音只能吃力地跟在后面,她闷闷不乐地想着,妹红真是个榆木脑袋。
忽然,妹红停下脚步,慧音撞到她身上,之后她慢慢蹲下来,把头埋进臂弯。周围的人一个个走过去,小孩子手中的苹果糖反射着灯笼的光芒流转得像人生的走马灯。很久,妹红抬起头,眼眶通红,不见平日里冷峻的锋芒。
其实我也知道,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父亲太过迷恋辉夜而不是辉夜的错。不论是父亲还是其他大名,他们都追逐着遥不可及的幻梦。其实我也是,说着要向辉夜复仇,但那都是幻梦罢了。现在就算能杀了辉夜有什么用,完成了愿望的我以后该怎么办,这种事光是想想就充满恐惧。
所以就算出现了让蓬莱药无效的方法我也不会想杀掉辉夜。因为我遇到了慧音,一个知道我过往的人,一个想要守护我的人,一个可以一直陪伴我的人。我现在只要这样就够了。
妹红看着慧音的脸慢慢变红,咧开嘴和往常一样笑起来。烟花在空中绽放,慧音逆着光站立,妹红看不清她的脸。
慧音。
嗯?
你很美。

今后请一直陪在我身边。
…嗯

PS emmm竹林真是太棒了

被水粉高级灰坑害的前饱和色水彩画手
画紫色调却在不停地调红绿
于是异常的脏全靠特效duang回一点
PS枫丹叶真好用(被梦法儿翻色坑到哭)

紧闭【东方】

闭上第三只眼是什么感觉,姐姐曾经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
或许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吧,自己这样答到。但总觉得敷衍的意味太强,于是我问,对姐姐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记得姐姐当时犹豫了一下,然后她温柔地笑了,说是我。碎发落到眼前,我刚要抬手,姐姐就已经把我的头发拢到一边了。非常疼爱我的姐姐,就算她看不见我的内心,她也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么,如果我消失了,姐姐会怎样,我继续问着。
当然是会去找我,姐姐脱口而出。
那如果一直都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因为是很重要的亲人。
温柔的姐姐,爱我的姐姐,我最喜欢的姐姐。
可是如果姐姐有一天消失了的话,我不会去找的。
诶?
不仅不会去找,连和姐姐有关的记忆也会忘掉。
姐姐的表情僵住了,有一丝好笑。
如果失去了最重要的事物会感到痛苦,会想要找回来的话,只要想一下与之相关的事物也会感到痛苦对吧,如果会痛苦,会伤心的话那就把那些难过的事都忘掉好了。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把其他的东西排除在外也就不会失去了,也就不会痛苦了。姐姐遇到不开心的事时不也会和宠物玩上很久吗?
姐姐的眼睛慢慢地红了,她小声地说,这样太残酷了,不论哪边都太残酷了。
不,一点都不残酷啊,我笑着回答,我现在过得很开心。
因为不想被讨厌而闭上第三只眼,封闭了心灵的我,不会再看到其他人黑暗的内心,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意活动就好。这样在自我的世界里生活的我,感到十分幸福。

我从梦中醒来,头顶是无边的黑夜,稀薄的月光稍微照亮了这个漆黑的世界。
我坐起身,梦里的内容早已模糊。我记得自己追寻着一只蝴蝶不知跑了多远,终于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周围的景色都是新的,和以前的完全不同。

脸上有一丝湿热,我伸手去擦,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来。
啊嘞,总觉得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PS事实上是为了发泄才写的故事x

根据符卡 本能【本我的解放】而产生的脑洞。
本我大致上就是本能之类的东西,驱使人进行满足生理(吃东西?),心理(重度姐控x)和性(!!!)的活动以及避开不利事物(闭上第三只眼)。
然而事实上打算用隐晦的画面代替开车场面以显得我很有逼格,不过在实施过程中产生了诸多困难于是只能开车(既然开车了那我一定要说一句恋恋身下的一定是我x)
大概我的分镜都是从右往左食用的但这次从左往右也没关系?
在超快的集训节奏里摸一张鱼的艰辛让人想弃坑,但是为了明年面试时告诉考官我是个老福特上的大佬(别做梦了洗洗睡吧)还是艰难地混了一发更新,不过话说回来每次更新都这么话唠的良心画手已经很少见了(真的吗)

帅气的海盗和打劫时救出来的玩具的故事
开始想画更多了
但是多半会开车吧(笑

只能摸鱼的集训日常所以文基本不会经常产(然而画的画基本没什么人看)
尝试了动作很大更夸张的动态然而问题不断,然而不管怎么样终于把马克笔涂匀。然后还尝试了加入拟声词,尽管并没有实际含义而且也是修改文字,但重点是在尝试装饰性更强的画面元素而不是以前画画时堆砌的含义深刻的意象

有关性冲动,母性和情感宣泄的联想
第一次用马克笔,感觉以前画水彩艳色用多了感觉这次画面相当苍白,但至少是我想表达的,感觉和acidman的白光带给人的感觉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