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终于想起来我还是个画画的
电车和雪原(然而并不像)

【东方】【恋心组】Re Birth

(第一人称注意)
夏日的热风吹走了祭典的喧闹
粉色头发的面具少女在高台上舞蹈
我看着她被烟火点亮的面庞
在无意识的感性中迎来名为“爱”的圣诞

高台之下拿着苹果糖的少女不停地奔跑
欢快的身影却像小石子一般
可是我却在祭典中看到了不起眼的她
找不到符合心情的假面

粉头发的少女和我一起去看烟花
一路上我讲了许多的笑话
带着小丑面具的她还是板着脸
令人不禁想要知道她心中的想法

不起眼的女孩送给我几颗糖
换上高兴的面具把一切说出来
可是困惑的女孩并没有笑
想要笑着把感谢的心情传达给她

我在无意识的花海上奔跑
却跌进无意识的泥沼
突然身边出现了陪伴
把泥沼的黑暗点亮

镜子里面是面无表情的我
心中也懵懵懂懂不知悲喜为何
突然她出现在我背后
感觉世界的色彩都明亮起来

想要和她待在一起
想要知道她真实的心意
可是无意识的我
觉之瞳紧紧地关闭了

想要和她说很多的话
想要向她说出心中的感谢
可是面无表情的我
戴着真假难分的面具

想把自己的喜爱告诉她
也想要知道她真正的心意

想要在她面前展露笑颜
想要让她知道我的欣喜

想要知道她的心意
想要传达我的心意

胸口传来久违的疼痛
丢下染血的小刀跑到溪边
倒影中的我的恋之瞳
我的心,打开了

在破碎的面具之间起舞
宛如祭典的三味线令人陶醉
碎片扎进脚底流出鲜血
疼得皱起眉头嘴角却不断地上扬

最后的最后
我打开了我的心
我从我的心里看到了她的心
从此我的心变得完整

最后的最后
我看到了她的笑颜
从她眯起的瞳孔中看到我的笑脸
从此诞生出名为“爱”的感情

到了最后一道烟花也凋谢的时候
月光下的世界和白昼一样明亮
我们并排坐在一起
抬头仰望月亮的美丽

END

PS不经意间想出来的脑洞。写的时候一直在听radwimps的【有心论】,虽然和歌词没什么关联但是感情基调应该会比较相近。一直在写刀片所以不怎么会写糖,但不管怎么说已经尽力还原心中构思出来的美好的感觉。感觉有些地方还是画下来会更有表现力,但最近完全没有时间可以填坑。
PPS其实还有后续就是秦心把本体踩碎于是很快扑街了只留下守寡的恋恋(划掉)。

开眼读心的恋和露出表情的心
啊这对真甜
写恋心组文的话大概会是糖吧

【东方】脱狱

噗,又一个娃娃在手中迸出棉絮。
这是最后一个了。芙兰告诉自己。
她推推门,自己一如既往地被锁在这个昏暗狭小的房间里。
芙兰敲敲门,木门沉闷的声音迅速消失在黑暗里。许久,无人回应。她开始歇斯底里地捶打起大门,嘴里野兽般地吼叫着。寂静的黑暗里终于有了一点喧闹和生气。
终于,芙兰打累了,手打得通红,隐隐作痛。她停下来,盯着面前的大门和高墙,把【目】放在手心。
轰的一声,面前的障碍物荡然无存。芙兰并没有欢呼,而是飞快地从房间跑出去,想她以前无数次做过的一样。
同样地,她没跑出多远便被流水的魔法困住,送回房间。完美而潇洒的从者赶过来,顷刻间修复好墙壁,送过来点心和新的布偶。然后马上走掉。芙兰低头吃着点心,计算着这次逃跑的距离,这次比上一次又长了几公分,这大概就是极限了。
可是,我只是想出去。芙兰这么想着。外面的月光,外面的雾之湖,外面的一切。这都是她在幼年曾经见到过的景色。然而这些景色在这阴暗的房间里也渐渐模糊了,大概自己也会在这黑暗中模糊掉吧。
不管怎样,一想到外面,心中总会泛起强烈的波纹,冲击心房,隐隐作痛。
很痛苦,但在这了无生气的黑暗中这是芙兰生命仅有的证明。
不想要这样,想要出去。
想从这里逃出去。
想要拥抱月光,拥抱雾之湖,拥抱外面的世界。
就算迎接我的是把我焚烧殆尽的阳光也好。
就算在烈火中走向死亡也比在这黑暗中一点点腐烂要好。
于是芙兰渐渐地开始尝试着逃离。但每次都失败了。每次都逃不出帕秋莉的水符,重新关进来后听着姐姐的训斥,听着她说“这都是为了你好。”听着她说冠冕堂皇的谎话。如果真的为了她好,为什么要把她关起来?为什么杀死了她的自由?
想到这里怒火从芙兰心中涌出。既然是蕾米把她关进这里,那么只要毁掉蕾米,毁掉自己的姐姐,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这个想法吓到了芙兰,她发现自己不敢对自己的姐姐下手。她摇摇头,想要摆脱这种想法。
但不这样做的话永远也出不去。
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可那是我的姐姐。
可就算是你的姐姐也只是一堵挡住你的高墙罢了。
高墙……
就像你无数次打破的高墙一样。
那么凡是阻挡我的,
我毁掉就好了吧。
没错。心中的声音轻笑出声。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四周的墙壁开始摇晃,天花板上落下窸窸窣窣的碎石。芙兰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就在几秒前,她用尽全身力气,捏碎了红魔馆的【目】。四周的墙壁开始崩塌,发出轰然巨响,芙兰在这震耳欲聋的噪音中咧开嘴大笑起来。
头顶的天花板落下,芙兰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当她醒来,月光投过废墟间的缝隙投射下来,刺痛芙兰的眼睛。她拨开压在身上的碎石,在月光中坐起来。
星空。黑色的天幕下闪烁着点点的星光。天空的底色是熟悉的冷黑,但是格外的明亮。
月亮。皎洁的月光笼罩在芙兰身上,想象了几百年的月光的亮度刺瞎吸血鬼的眼睛,恢复,眼前再次黑暗。
世界。这是她身处的世界,这是高墙外的世界。如此辽阔,如此美丽。
我…自由了。
芙兰这么想着,突然被弹幕打穿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头上传来蕾米冰冷的声音:“去死吧,妹妹。”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芙兰怒吼道。
蕾米的声音依旧毫无感情:“因为你太危险了。我要保护你。”
你可以轻易地破坏物体的【目】,从而轻易地破坏物体。
这份能力太强大了,更何况你不会控制自己。
如果放任你你迟早会死掉。被吸血鬼猎人猎杀,被巫女退治。
所以我竭尽全力把你关起来,用上红魔馆所有人的力量。
但是红魔馆毁掉了,我只能毁掉你。
“你的能力不是改变命运吗?那就来改变我这个差劲家伙的命运啊!”芙兰狂笑起来,不等蕾米说话,咬住蕾米的【目】。
凡是阻挡我的,我都要毁灭。

芙兰骑在支离破碎的蕾米身上,狂妄地笑着:“为什么不改变命运呢,姐姐?为什么不改变你的命运呢?”
蕾米的喉咙漏着风,发出嘶嘶的气声:“这就是……我的命运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姐姐。能改变命运的人却听从命运的安排?”
“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改变了的……命运(未来)……”
“诶?”
命运(未来)是不可测的。
但蕾米可以看到不可测的命运(未来)。
当她看到的那一刻起,不可测的命运(未来)变成了即定的事实(过去)。
而这,就是蕾米改变命运的能力。

蕾米最后还是死了,吸血鬼的恢复能力终究还是有限的。红魔馆的大家都死了。红美铃,帕秋莉,小恶魔,还有蕾米。咲夜或许逃走了,又或许没有。总之,红魔馆现在只剩下芙兰一个人。心中莫名地涌出一些难过,但如果说这就是自由的代价,那么这显然是笔划算的交易。几个人的生命和等待了几百年的自由相比完全算不了什么。
那么接下来,我该去哪?
芙兰怔住了。世界是这样大,而她却是这样的渺小。她得到了她一直想要的自由,她期待了几百年的自由。自由就是她唯一的愿望。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于是在这个大得近乎荒谬的世界里,她应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姐姐,想到了咲夜,想到了帕秋莉。她想看到她们,但她们都已经不在了。被打得支离破碎,不知所踪,深埋在黑暗的地下。她失去了一切。
而这,都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本人一手造成的。
她得到了自由,同时她又失去了所有在她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都是自己杀死的。
巨大的罪恶感包裹住芙兰。她跪在地上,低头看见满手血污,是她姐姐的血。
好痛苦。
好想死。
下一个瞬间,芙兰感到了灼烧的痛感。她燃烧起来,在一片废墟之上,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之下。
火人在雾之湖边的空地上疯狂地奔跑着,挥舞着手臂。阳光打在金黄的草地上,照射着被烧焦的脚印上。脚印尽头的芙兰还在燃烧,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未曾体验过的温暖。黑暗,但是温暖。
对不起。芙兰想着。
突然,耳边想起姐姐熟悉的声音:“芙兰,该吃点心了,我的妹妹。”
芙兰睁开被烧焦的双眼,看到了姐姐。身后的咲夜优雅地站着。旁边正在看书的帕秋莉抬起头,看着她微笑。
芙兰鼻子一酸,朝他们跑过去。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最后一点火苗终于也熄灭了。
END

PS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根据大小姐的能力所脑补出来的故事。蕾米是我接触东方后第一个喜欢的角色,因为音乐真的很好听。后来接触的各种二创也很有意思。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我喜欢的角色却被我虐死了感觉非常微妙。
PPS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大概是恋心组的故事。

露出表情的秦心
感觉可以写出很棒的故事
未来大概会和开眼的恋一起写一个故事(可你不是个破画画的吗)

【东方】小石子(下)
然后就是下篇的剧情
觉给了恋几块糖,希望以此可以改善恋和人类的关系
然而当觉去找恋的时候恋仍然被人类排斥,又一次被打伤
对于可以看见人内心的觉之瞳感到绝望的恋在无意识中关闭了觉之瞳,成为无意识,在觉的面前消失
不明所以的觉把这一切归结于人类身上,去找人类报仇,从恋身边跑过
恋跟着觉,识图触及姐姐(和她的内心),觉也感受到了恋的存在,转过头却依旧什么人也看不到
于是恋从觉身边走过,选择自己无意识地漂流
最后有一天恋向人类展现出紧闭的心灵(觉之瞳),但依旧被当做觉妖怪而被欺负
这一次,恋(こいし)选择堵住自己的心灵,把这份无意识作为自己的意识,就像路边的小石子(koishi)一样。
只要闭上自己的心灵,远离所有人,就不会受伤。
大概是这样的故事,本来打算多画一些但后来说要拿去做社团的活动于是草草结尾。
最后一部分天空中的弹幕是符卡【抑制超我】。虽然“超我”这个词不算很贴切但恋恋的所有符卡里只有这张中的“抑制”和整个故事十分契合。
不管怎么样这是我第一个完全完成的东方同人绘画作品,画的也是一直以来非常喜欢的角色,感觉十分开心
接下来的打算是写一个红魔馆的故事。主题大概是【逃离】

【东方】小石子(上)
主要还是摸鱼,讲的是恋恋关闭觉之瞳的故事。
因为字丑没有对话框(捂脸)不过会有相应的解说
(此处配合rolling girl食用效果更佳)
一开始在讲身为觉的恋恋被人讨厌而被人里的孩子欺负,之后恋恋一个人在外面玩到天黑才回到家。作为姐姐的觉通过读恋恋的心进入到恋恋的梦境
(当时画这里的时候在看红辣椒深受感触所以尝试了一下类似的手法但很明显失败了
一开始坐在觉身边的是平时的恋,舞台上的则是恋的潜意识或者类似攻击本能的东西,在不停破坏以宣泄心中的负能。最后面对房子的时候觉身边的恋和舞台上的恋重合了,但只有这一瞬间)
总之这就是上半部分的全部内容。虽然画技不精能力有限画得很粗糙但在里面还是有很多小的暗示,尤其是恋恋的梦中世界。

【东方】颠倒着的天邪鬼

鬼人正邪,能力是翻转事物的能力。
看到别人高兴她就会烦躁得不行,相反的如果别人倒了霉她倒是会大笑出声。
正因为如此,正邪在众人眼中是个麻烦的存在。说是整个世界的对立面也不为过。
于是她想要颠覆这个强者统治的世界,建立下克上的美丽新世界。
于是她利用了拥有这个力量的小人,少名针妙丸。
凭借天生的花言巧语,针妙丸举起手中的万宝槌。
弱小的妖怪和道具们得到力量,愈发猖狂,人们四散逃窜着,正邪在这一片混乱中享受着人们的恐惧。
针妙丸站在她肩上,兴奋地叫着。正邪皱皱眉头。针妙丸敬仰着她,把她当做小人族的救世主。但正邪不是很喜欢小人族,因为在正邪眼里小人族里除了被欲望冲昏头脑自食恶果的白痴就是因为上面几个白痴而因噎废食的白痴。有力量却不用,用了也不会用。对于这样的白痴种族正邪本来不想和他们有任何交集,让针妙丸帮忙也只是因为只有小人族可以使用万宝槌的力量。
然而正邪非常厌恶针妙丸,针妙丸却非常崇拜她。
正邪继续看着地上逃窜的人,觉得他们就像蚂蚁一样,小小的,很多,很弱小,仿佛一下子就可以碾死。
针妙丸还在正邪的肩上活蹦乱跳。正邪看着针妙丸,看着这个小小的人。
这种厌烦一天天积累起来,仅是听见名字都会反胃。
这一天在逆城,正邪把这件事彻底挑明了。“你以后给我滚远点。你很烦啊知不知道。”正邪看着下方小小的人一点点停住手上的动作,一点点安静下来。
对面的眼圈红起来,声音带了哭腔:
“为什么?”
所以才觉得小人族很讨厌,不过这样一来欺负着这样小小的家伙但也挺开心。正邪接着说:“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很烦而已。”
“我可是天邪鬼,我拥有着翻转事物程度的能力。只要我想要,我一个人就可以创造下克上的世界。”
“至于为什么找上你应该明白了吧,单纯的怜悯而已。你们不过是一群不会使用力量的可悲的白痴罢了。以前一直在容忍你,然而现在你被踢出去了,我一个人就够了。”说完正邪转身便走。
针妙丸还想说什么,一波弹幕打在身上,疼得她蜷缩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正邪享受着这份愉悦,消失不见。
正邪在林间过了一个月,风餐露宿,衣服开了口子,浑身上下臭的要命。和遇到针妙丸以前一样悲惨的生活。
她不禁怀念起住在逆城的日子。针妙丸会为她准备舒适的住房,准备好吃的饭菜,准备干净的衣服。还有一点是……
作为人类妖怪都十分讨厌的天邪鬼,她被针妙丸崇拜着,信任着,依赖着。
而她,在那以前,在那以后,都是独自一人。
她一直孤独着。
正邪第一次感受到孤独的痛苦。她连做往日的恶作剧也不再觉得开心了。她开始满脑子都在想针妙丸。以前缠着自己时的厌烦都消失了,那些时光变得色彩斑斓,令人神往。正邪一遍遍回忆着,咀嚼着那份快乐,但忧愁和孤独一点点地膨胀了,从四面八方积压过来,令人透不过气。
回忆的结尾是细密的弹幕和细小的呻吟。从未有过的愧疚感一下子涌上来,堵住正邪的喉咙。眼泪掉下来,渗进泥土。她把自己缩成一团,仿佛自己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在她的心里,爱渐渐萌芽。
正邪回到逆城,想要和针妙丸道歉,她想找回她的朋友。
但当她见到针妙丸的时候,针妙丸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露出愤怒和恐惧的表情。眼花缭乱的弹幕飞过来,打在正邪身上。口中有些腥甜,但她像小孩子认错一样低着头,没有躲开,她想赎罪,她以为只要针妙丸把她暴打一顿针妙丸就会又回到她身边。
针妙丸见对方一动不动,以为对方准备反击,就赶紧停下弹幕,远远地跑走了。
针妙丸不喜欢自己,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正邪坐在逆城之上,看着脚下,下克上的起义被博丽的巫女解决得差不多了。这一场异变如果没有针妙丸的力量根本不会成功,而她自己也只是一个只会恶作剧的毫无用处的家伙。
只拥有反转事物程度能力的家伙。
命运让她可以反转事物,可是她却不能反转这个命运。真是讽刺。
所以只要我讨厌自己的话针妙丸就会喜欢自己的吧。正邪这样想着。
突然,一个极端的想法冒了出来。
风在耳边呼啸着,意识有点恍惚。以前经历的一切渐渐浮现在眼前。不停地做些恶作剧,遇到针妙丸,和针妙丸待在一起,打伤针妙丸,离开针妙丸后心中觉醒的寂寞,被针妙丸讨厌。认识针妙丸的时间很短,但是感觉很漫长,仿佛过去了好几年。再过没多久大概就会终止了。
如果像我这样令人讨厌的人死掉的话,大家都会高兴吧。
针妙丸也就会原谅我了吧。
啊啊,真希望能成为温柔的人啊。
对于所有我伤害过的人,对不起了。
如果我讨厌自己的话,你们就会原谅我,喜欢我了吧。
好孤单,好痛苦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一定要交好多朋友。不想再成为天邪鬼了。

砰!

END
PS:第一次写东方的同人文却用了刚刚知道的正针CP。但我辉针城玩得是最多的所以大概也有一些正针的发言权。针妙丸在各种同人作品都真的很可爱,正邪的设定仔细想一想其实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总之能进行东方的二次创作我非常开心。文笔什么的不是很好也请多多包涵。
PPS:这个文在人际关系上可能比较偏向友情之类的,也是一种广义上的爱,当然百合文的话也是没关系的。

大概是想画出克苏鲁感觉的触手play但最后只是个单纯的触手怪
突然沉迷撒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