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只能摸鱼的集训日常所以文基本不会经常产(然而画的画基本没什么人看)
尝试了动作很大更夸张的动态然而问题不断,然而不管怎么样终于把马克笔涂匀。然后还尝试了加入拟声词,尽管并没有实际含义而且也是修改文字,但重点是在尝试装饰性更强的画面元素而不是以前画画时堆砌的含义深刻的意象

有关性冲动,母性和情感宣泄的联想
第一次用马克笔,感觉以前画水彩艳色用多了感觉这次画面相当苍白,但至少是我想表达的,感觉和acidman的白光带给人的感觉很像

【东方】守矢神社的日常


幻想乡的夏季不知从何时降临了。树荫下的鸣蝉聒噪着,仿佛在预告永远不会结束的夏天。
在守矢的神社里,早苗依旧和两位神明住在一起,贡献自己的信仰,在一个烈日当空的日子里做着打扫神社的工作。
“好——热——啊——”神社的阴凉处传来诹访子拖长了的抱怨声。早苗叹了口气,放下扫把。
“早——苗——”果然是要叫她过去。
屋子里的窗户都被关上了,只留下一个还开着。阴影里诹访子躺在地板上,摆成一个大字,帽子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因为信仰不足的原因身体微微有些透明。而神奈子靠着半开的窗户,翻阅天狗的报纸。早苗推开门,静止闷热的空气开始流动,一丝凉风吹进来,诹访子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早苗,我要吃……”
诹访子的话被无情地打断了。“要是想吃西瓜的话已经没有了哦。而且你刚刚不是吃过了吗?”全身都浸在热气里,汗出得比太阳底下更多了。
“可是我热啊。”
“神奈子也很热啊,她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早苗现在感觉自己好像在蒸笼里一样。
“早苗,”神奈子弯下身,拿出一个木桶,“你再去打一桶水,已经热了。”
早苗忍无可忍了。她冲过去打开屋里所有的窗户,房间一下子明亮起来,温度也一下降下来,三个人的表情也一下子从高温的紧张中放松下来。
“刚才真的臭死了,就是热才更要开窗户透气吧。真是的你们可是神啊活了几百年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现在信仰本来就不够了要是让那个射什么什么的天狗记者拍到这样的画面拿出去胡说八道信仰只会越来越少的好吧……”诹访子坐起身,头正好撞到漫无止境的说教上。她撇撇嘴,说:“我又有什么办法,今天就是很热啊。”
“你已经半透明了吧,大部分阳光都穿过去了所以怎么可能会那么热啊!”
“对啊都穿透了!每一个细胞都在被烈日炙烤啊!”
“亏你还在说细胞啊,你说的话压根就不科学吧!”早苗有些歇斯底里了。事实上她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看法还是诹访子的是科学的,高温下的分子活动会相当活跃,理智一类的东西大概也是如此吧。在炎热的天气里能时刻保持冷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咱们可是在幻想乡啊!幻想乡!科学在这里算什么!”
……
早苗想不出反驳的话语,只好靠紧拧的眉头和气愤的眼神试图占据上风。诹访子也不甘示弱,于是一个前女子高中生和活了上千年的土著神站在一起干瞪眼。场面僵持着,两人毫不避让。局势持续升温,不远处的神奈子抬头看了眼两人,有把头埋进报纸。
“有人吗?”门外想起射命丸文的声音,“今天晚上人里有烟火大会,你们要不要去看……啊,我闻到了大新闻的味道,先走咯。”
幻想乡的烟火大会和现世大同小异,只是妖精和妖怪也会参加,可以买到妖精做的特制沙冰,河童做的小物件,也可以听到骚灵乐团的演奏。每年的烟火大会都会请到一些很有份量的大人物。上一年的嘉宾是命莲寺的主人,她在现场讲解佛经禅道,把气氛搞到了谷底。除此之外烟火大会几乎年年人气爆棚。但是奇怪的是妖怪的烧烤摊总是无人问津,妖怪和妖精但是非常喜欢。
“你现在消停点,不然晚上咱们就不去烟火大会,你的信仰就靠今天了。”
这句话无疑是相当有分量的。诹访子瘪瘪嘴把脑袋移开。
早苗继续说:“我知道天很热,但你再忍一忍,晚上咱们去吃沙冰。”
诹访子两眼放光:“真的吗?”
晚上守矢神社里的一家子去了烟火大会,诹访子几乎整个晚上都在吃冰,早苗和神奈子看着十几米的巨大木偶戏入了迷。最后放烟花的时候天上掉下了星星状的金平糖。三个人一边吃糖一边走回神社。
第二天,天气依旧炎热。天狗说今天晚上还有烟火大会。但在早苗印象里从入夏就一直听到这句话。
“好——热——啊——”
“早——苗——”

PS老是写一些比较严肃的东西,偶尔写一下轻松的日常。人妻女儿,三岁半母亲和性冷淡(大雾)父亲所组成的守矢一家。

论我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达芬奇密码里的教会会要求信徒鞭挞自己
这里想要表达的大概也是这样的

炭笔尬涂
学完速写总感觉已经不会画二次

开始了集训的苦逼生活。于是只能摸黑白,然而发现没带勾线笔的那一刻真的想跳楼。
非洲⑨,然而感觉画了个男人

【觉恋】虽然只是想想但终于还是画出来了,母女向觉恋
不过并不会画小孩子。不管是动漫化还是学院派的比例在我笔下都异常诡异。也没有把觉的母性光辉画出来。。。我大概是条咸鱼了。。。

又是谜之脑洞,并死于透视

【东方】【觉恋】无题(下)

恋并没有睡多久,因此她心中的不安和愧疚并没有减轻多少。她在冰凉的地板上爬起来,静静坐了一会儿,之后做出一个决定:她要离开地灵殿,因为她害怕面对觉。
于是恋静悄悄地从地灵殿逃了出来,穿过黑暗的旧都,来到地面。地上依旧是黑夜,天上的星星稀稀拉拉的,周围依旧漆黑,只有远方地平线的尽头上天空有一些发亮——第一缕曙光依旧遥远。
至于去哪里,恋一路上想了不少地方,最后选择去命莲寺。虽然那个地方因为和秦心友谊的破灭让她有点抵触那个地方,但是寺里的住持还是个很和蔼的人,至少要比博丽神社的巫女要靠谱很多。
来到命莲寺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恋敲了敲紧闭着的寺门,在清晨淡蓝的天光中发起呆。命莲寺的主人圣白莲亲自过来开了门。当她看见眼前的小姑娘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和一团糟的脸庞时有一丝惊讶,随即她又冷静下来,示意恋进来。
门又一次关上了。
恋在命莲寺简单洗漱了一下。前一个晚上恋又感冒了,于是圣白莲叫人煮了姜汤送过来。恋端着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寺中跑进来两只野猫,绕着恋不停地转圈,轻声叫着。这时圣白莲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猫食。野猫看见圣白莲,便抛下恋,朝她跑过去。圣白莲蹲下来,伸出捧着猫食的手,低头看着手边的野猫,问恋:“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在姐姐那里受委屈了吗?”
恋沉默了,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滴进碗里。她说:“我对姐姐做了跟过分的事……”话还没说完,恋就蜷缩着,哭了出来。天又亮了不少,头顶的深蓝的天空向远处渐变。还有些昏暗的庭院里小小的哭声回荡着。猫不时从猫食中抬起头,叫一声,又埋下头吃东西。圣白莲看着恋,什么话都没说。
几分钟后,恋止住了哭泣,小声说:“对不起。”
白莲把猫放在怀里,说:“没关系的,曾经我也是这样的。”
“诶?”
“在我还刚十多岁的时候也是这样,比起家里和家人总是更喜欢外面的一切,所以也经常和家人吵架。后来爆发了瘟疫,我的父母过世了。当时我很自责,责备自己为什么老是和他们吵架,为什么没有替他们着想。等我有了孩子,他开始想出门探险,为此我们吵了第一次架。从那时候我就发现了,这是一个轮回。自己会伤害最亲近的人,而最亲近的人也会反过来伤害自己。所以我释然了,因为我施加的伤害和我收到的伤害是一样的。但我还是有些遗憾。我和母亲的最后一次交流就是吵架,之后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来得及说母亲就去世了。”
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白莲的身边,默默地听着。
“所以,”白莲把猫放到恋的怀里,轻轻笑着,“把你的心里话都向姐姐说出来吧。喜欢也好,愧疚也好,说出来就没事了。”
恋低着头,抚摸着猫的毛发。忽然,她听到猫心中的欢愉。恋低着头,发现紧闭的恋之瞳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一条缝。
恋抬起头,发现天已经全亮了。

“秦心!”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秦心转过头,看到恋从不远处跑过来。她一瞬间想过逃跑,但终究还是站定了。恋跑到秦心面前,说:“对不起,之前都是我太任性了,没有顾及心的感受。不过从今以后就不会了,我以后不会再任性了,所以请和我继续交朋友吧。”说完,往秦心怀里塞了什么就跑掉了。秦心低头一看,是一把糖果。
恋飞快地跑着。她从未感觉心情如此舒畅。清风吹拂在脸上,阳光洒在身上,非常的舒服。恋想着回家见到姐姐,想向她道歉,然后把自己喜欢的心情告诉她。
她太高兴了,跑得飞快,风吹进眼睛里,流出眼泪。
恋跑回家,打开门,正好看到满身绷带的觉。脸上,身上,四肢,曾经白皙的皮肤已经很少了,她身上的大部分地方呈现出触目惊心的红褐色。阿燐在帮她上药和换绷带,尽管很小心,但每一次的动作之后都是觉紧皱的眉头,眼角的泪水和轻声的呻吟。房间里弥漫着刺鼻的药味和令人作呕的味道
听到开门声,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恋。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然后她带有歉意地笑笑,说:“真对不起啊,让你看见这副样子。不过没关系的,永远亭的医生说这不是很严重,好好用药的话也不会留疤……话说回来有没有肚子饿,最近可能没办法做饭了。”觉的眼神黯淡下来。
“因为……我很疼……”
恋呆在原地,想好的话都已经忘了,感谢的话,道歉的话,喜欢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好不容易得到的希望和喜悦消失得一干二净。愧疚,好不容易释然的愧疚和自责又重新涌上来。
不行,我做不到。
“恋?”觉叫了一声妹妹,声音有些颤抖。
恋一言不发,把从永远亭要来的烫伤膏塞到阿燐怀里,飞快地跑上楼,砰得关上门。
恋靠着门蹲下来,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恋小声地说着,最后小声地哭泣着。
恋之瞳不知什么时候又紧紧闭上了。即使是白天,阳光也无法穿透地底的黑暗。地底的光,只有魂灵微弱的光芒。

PS总算是肝完了,虽然是上中下却分了4p。所以主旨什么的大概是有时鸡汤灌得再好也不能战胜内心的软弱(笑)。肝文的时候突然萌生了觉恋母女的谜之设定。不管怎么样好想试着画一下(口水)

【东方】【觉恋】无题(中)

天不知不觉已经黑了。魂灵的幽光照亮了周围微薄的黑暗。在漆黑的地底世界里,只有地灵殿的周围是光明而温暖的。
今天的觉为恋准备了比较好消化的流食。锅里还在煮姜汤,红糖的香味已经从里面慢慢升腾而上。觉还叫阿空烧好了洗澡水。估摸着恋大概已经回来,觉坐在餐桌旁静静地等着妹妹回来。
门砰得被打开又砰得被关上。觉朝门口看过去,只见恋飞快地从面前走过,消失在楼梯口。
觉有些诧异,因为平时的恋都会满脸笑容地坐在桌前,称赞当晚的饭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觉还是叫到:“恋,吃晚饭了哦。”
楼上一片沉默。
这次觉端着餐盘站在恋的房间门口,餐盘里面盛着刚从锅里舀出来的蔬菜粥。觉敲了敲门,叫了声自己的妹妹,但之后仍是尴尬的沉默。
“再不开门的话我就进去了哦。”然而还没等觉去握住把手,门忽然自己就开了。对面的恋头发蓬乱着,眼圈红红的,脸上还挂着几道泪痕。没等觉开口说话,恋已经叫了出来:“我不饿,你很烦啊!”
陡然增大的音量震得觉有些发晕。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妹妹脸上的泪痕,通红的眼眶仿佛一个个小锤子一样敲打着她的太阳穴。“可是你生病了,不管怎么样多少也吃一点饭……”觉晕晕乎乎地说。
恋几乎怒吼出来:“我没事了!你走吧!”说完便一把把觉推开,想要关门。
觉没有站稳,向后踉跄了几步便重重摔倒在地。餐盘也被打翻,滚烫的粥洒出来,全部淋在觉身上。觉只感觉身上一热,然后全身都开始剧烈的火辣辣的疼痛。她痛苦地蜷缩在地上,艰难的呼吸着。但是痛苦并没有就此有所缓解,于是觉开始小声地呻吟。不知为什么,最近被恋无端地疏远,刚才被恋大吼大叫,本来还没有觉得什么,现在躺在地上,一切的疑惑,委屈,悲伤一起随着疼痛一波一波地袭来。最后,呻吟变成了呜咽,进而开始号啕大哭。
恋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没想过事情会这样,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姐姐的手里端着餐盘。觉的哭声吵得她心神不宁,她匆忙关上了门,把姐姐晾在一边。
很快,门后响起阿燐惊讶的叫声。恋靠着门坐着,不停地抽泣。听到阿燐的声音时她稍微有些安心,但随后更大的愧疚和后悔缠绕住她。她想忘记刚才发生的事,但她越想忘记,觉痛苦的样子便越发清晰。她告诉自己她不是故意的,然而自己并不能接受。事实上即使是一条非常客观理性的理由表明恋确实不是故意的,她也仍然不会接受。她的心被姐姐紧紧地揪住了。她无法原谅自己。我伤害了我的姐姐。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恋就想到之前交到秦心这个新朋友的时候整天围绕着她转,而对姐姐不理不睬,于是甚至刻意疏远着姐姐,给姐姐制造困扰和麻烦。而姐姐则毫无怨言地接收着这些麻烦,依旧温柔地包容着她。而如今她却把姐姐深深地伤害了。愧疚再一次袭来,紧紧地扼住恋的灵魂。恋感觉自己有些透不过气,在某个非理性的瞬间,她想到了死亡。
想着只要死掉就不会伤害姐姐,不会给其他人造成困扰,不会被他人讨厌,也不会感到愧疚,恋翻出了剪刀。刀锋反射出外面清冷的幽光,光芒刺痛了恋的双眼。她突然开始胆怯起来,求生的本能说服她放弃死去的想法,继续活下去。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放下了剪刀。她又开始对自己的软弱感到自卑和厌恶,再加上先前的愧疚,恋又想到了死亡。于是在死亡和自我厌恶的循环中,恋在黑暗中不停地哭泣着。不知过了多久,哭累了的恋终于沉沉地睡过去了,没人知道她做没做梦,做梦又梦见了什么。

PS啊本来以为一个上下篇就可以讲完的故事但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脑洞。总之这次讲的大概就是叛逆少女终于明白父母苦心的故事XD接下来可能基本没什么恋心组的故事了因为主要还是想写觉恋组的故事。然而旧坑还没有填完就已经开始想下一个(强攻)觉(弱受)恋组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