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东方】【觉恋】【恋心】无题(上)

恋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晚上会踢被子。
这本来不会成为一个习惯,因为大部分人的大脑牢牢记住因为踢被子而感冒的难受的感觉后基本都学会了安分地睡去。然而身为姐姐的觉从小就被告知要多关照妹妹,于是每晚都会起来帮妹妹盖好被子。虽然可能有恋踢走的是姐妹两人共用的被子,总之年幼的觉已经开始帮妹妹盖被子了,即使到现在恋已经长大,和姐姐不在一个房间睡觉也没有停止。
于是恋就这么在爱中一天天长大了。即使身体长高心智逐渐成熟,也唯独在这件事上还会像孩子一样像姐姐撒娇。
然而有一天,当觉从书桌前起身,走到恋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意外地被锁上了。
发生什么了吗,觉问着自己。她回忆着过去的一周,发现好像除了前几天收拾屋子看到恋的日记本然后被恋发现之外找不到可能会让恋锁门的理由了。
她最近有心事吗?
觉闭上眼睛,用觉之瞳去感受恋的内心。但是什么都没看到。看不到恋的内心。觉这才想起来恋的觉之瞳很久以前就闭上了。这样即使是能读人心的觉妖怪也无能为力。
那孩子……现在在想什么?
觉突然发现,她现在一点都不了解她的妹妹。
第二天早上,觉看到恋脸色苍白地从房间走出来吃早饭,一路晃晃悠悠,下楼的时候差点摔倒。
“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紧?待会儿我去让阿燐叫永远亭的医生来,你先把热水喝了。你想不想吃东西?是不是又踢被子了……”觉递过来一杯热水,嘴上一刻不停。
“我没事。”恋飞快地喝完杯中的热水,吃了两口早饭便向门口走去。刚站起来就感觉头昏眼花,又跌坐回椅子上。“那我出门了。”
“你今天还是别出去了,在家好好歇着,我叫阿燐去……”
“我没事,”恋打断了觉,“我出门了。”然后晃晃悠悠地走向门口。
门被关上了。

秦心坐在桥边的石头上,看着面前一群观看人偶剧的孩子们出身。突然,眼前一黑,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嗨,秦心,猜猜我是谁。”
“恋,你又来这套。”秦心从恋的怀抱中逃出来,回过头,突然心疼地问:“恋你怎么了?脸色好差。”
“我生病了。”恋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生病了应该好好在家休息啊,你有没有吃药?”
“啊……我不想在家待着。姐姐老是喋喋不休的我快烦死了。”
“而且我想让秦心带我去看病。”
秦心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不过恋没有注意到。
“啊……好。走吧。”
两个人一起去了永远亭。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病,等走到那里喝热水等医生的时候其实基本就差不多了。从永远亭出来的时候恋又提议去命莲寺玩。若是在以前,秦心都会说好,然后换上高兴的面具,拉着恋的手向目的地走去。然而这一次,秦心并没有说话。
“你怎么了?”恋发现有些异常。
秦心说:“啊,那个啊,你有没有觉得你有些……烦?”
“诶?”恋突然有些不明所以,面前的秦心不是什么时候换上了严肃的面具,狐狸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她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就是说啊,”秦心逼近过来,恋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身子,“我也是想有那么几天自己待着的时间啊。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和想见的人什么的。”
“可是和你认识之后几乎天天都是陪你去各种各样的地方陪你去玩。时间久了我也会很困扰啊。”
“有时候还反复说着自己是无意识什么的。事实上只是单纯的任性吧。”
秦心本来想继续说下去,把心中的不快都说出来。但她看到恋的眼圈红红的,里面盛满泪水的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了。她顿了顿,说:“啊,抱歉……我想找一个地方坐一会儿。恋也赶紧回家好好休息吧。”说完便从恋的身边径直走掉了。没有回头。

PS emmm大概是一个叛逆少女和贤惠人妻和小男朋友的故事吧,总之是个对无意识的新的理解。因为个人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想通无意识是怎么做到的。或许我试图用科学思考二次元这件事就很诡异所以想不出来(笑)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