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东方】守矢神社的日常


幻想乡的夏季不知从何时降临了。树荫下的鸣蝉聒噪着,仿佛在预告永远不会结束的夏天。
在守矢的神社里,早苗依旧和两位神明住在一起,贡献自己的信仰,在一个烈日当空的日子里做着打扫神社的工作。
“好——热——啊——”神社的阴凉处传来诹访子拖长了的抱怨声。早苗叹了口气,放下扫把。
“早——苗——”果然是要叫她过去。
屋子里的窗户都被关上了,只留下一个还开着。阴影里诹访子躺在地板上,摆成一个大字,帽子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因为信仰不足的原因身体微微有些透明。而神奈子靠着半开的窗户,翻阅天狗的报纸。早苗推开门,静止闷热的空气开始流动,一丝凉风吹进来,诹访子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早苗,我要吃……”
诹访子的话被无情地打断了。“要是想吃西瓜的话已经没有了哦。而且你刚刚不是吃过了吗?”全身都浸在热气里,汗出得比太阳底下更多了。
“可是我热啊。”
“神奈子也很热啊,她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早苗现在感觉自己好像在蒸笼里一样。
“早苗,”神奈子弯下身,拿出一个木桶,“你再去打一桶水,已经热了。”
早苗忍无可忍了。她冲过去打开屋里所有的窗户,房间一下子明亮起来,温度也一下降下来,三个人的表情也一下子从高温的紧张中放松下来。
“刚才真的臭死了,就是热才更要开窗户透气吧。真是的你们可是神啊活了几百年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现在信仰本来就不够了要是让那个射什么什么的天狗记者拍到这样的画面拿出去胡说八道信仰只会越来越少的好吧……”诹访子坐起身,头正好撞到漫无止境的说教上。她撇撇嘴,说:“我又有什么办法,今天就是很热啊。”
“你已经半透明了吧,大部分阳光都穿过去了所以怎么可能会那么热啊!”
“对啊都穿透了!每一个细胞都在被烈日炙烤啊!”
“亏你还在说细胞啊,你说的话压根就不科学吧!”早苗有些歇斯底里了。事实上她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看法还是诹访子的是科学的,高温下的分子活动会相当活跃,理智一类的东西大概也是如此吧。在炎热的天气里能时刻保持冷静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咱们可是在幻想乡啊!幻想乡!科学在这里算什么!”
……
早苗想不出反驳的话语,只好靠紧拧的眉头和气愤的眼神试图占据上风。诹访子也不甘示弱,于是一个前女子高中生和活了上千年的土著神站在一起干瞪眼。场面僵持着,两人毫不避让。局势持续升温,不远处的神奈子抬头看了眼两人,有把头埋进报纸。
“有人吗?”门外想起射命丸文的声音,“今天晚上人里有烟火大会,你们要不要去看……啊,我闻到了大新闻的味道,先走咯。”
幻想乡的烟火大会和现世大同小异,只是妖精和妖怪也会参加,可以买到妖精做的特制沙冰,河童做的小物件,也可以听到骚灵乐团的演奏。每年的烟火大会都会请到一些很有份量的大人物。上一年的嘉宾是命莲寺的主人,她在现场讲解佛经禅道,把气氛搞到了谷底。除此之外烟火大会几乎年年人气爆棚。但是奇怪的是妖怪的烧烤摊总是无人问津,妖怪和妖精但是非常喜欢。
“你现在消停点,不然晚上咱们就不去烟火大会,你的信仰就靠今天了。”
这句话无疑是相当有分量的。诹访子瘪瘪嘴把脑袋移开。
早苗继续说:“我知道天很热,但你再忍一忍,晚上咱们去吃沙冰。”
诹访子两眼放光:“真的吗?”
晚上守矢神社里的一家子去了烟火大会,诹访子几乎整个晚上都在吃冰,早苗和神奈子看着十几米的巨大木偶戏入了迷。最后放烟花的时候天上掉下了星星状的金平糖。三个人一边吃糖一边走回神社。
第二天,天气依旧炎热。天狗说今天晚上还有烟火大会。但在早苗印象里从入夏就一直听到这句话。
“好——热——啊——”
“早——苗——”

PS老是写一些比较严肃的东西,偶尔写一下轻松的日常。人妻女儿,三岁半母亲和性冷淡(大雾)父亲所组成的守矢一家。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