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东方】脱狱

噗,又一个娃娃在手中迸出棉絮。
这是最后一个了。芙兰告诉自己。
她推推门,自己一如既往地被锁在这个昏暗狭小的房间里。
芙兰敲敲门,木门沉闷的声音迅速消失在黑暗里。许久,无人回应。她开始歇斯底里地捶打起大门,嘴里野兽般地吼叫着。寂静的黑暗里终于有了一点喧闹和生气。
终于,芙兰打累了,手打得通红,隐隐作痛。她停下来,盯着面前的大门和高墙,把【目】放在手心。
轰的一声,面前的障碍物荡然无存。芙兰并没有欢呼,而是飞快地从房间跑出去,想她以前无数次做过的一样。
同样地,她没跑出多远便被流水的魔法困住,送回房间。完美而潇洒的从者赶过来,顷刻间修复好墙壁,送过来点心和新的布偶。然后马上走掉。芙兰低头吃着点心,计算着这次逃跑的距离,这次比上一次又长了几公分,这大概就是极限了。
可是,我只是想出去。芙兰这么想着。外面的月光,外面的雾之湖,外面的一切。这都是她在幼年曾经见到过的景色。然而这些景色在这阴暗的房间里也渐渐模糊了,大概自己也会在这黑暗中模糊掉吧。
不管怎样,一想到外面,心中总会泛起强烈的波纹,冲击心房,隐隐作痛。
很痛苦,但在这了无生气的黑暗中这是芙兰生命仅有的证明。
不想要这样,想要出去。
想从这里逃出去。
想要拥抱月光,拥抱雾之湖,拥抱外面的世界。
就算迎接我的是把我焚烧殆尽的阳光也好。
就算在烈火中走向死亡也比在这黑暗中一点点腐烂要好。
于是芙兰渐渐地开始尝试着逃离。但每次都失败了。每次都逃不出帕秋莉的水符,重新关进来后听着姐姐的训斥,听着她说“这都是为了你好。”听着她说冠冕堂皇的谎话。如果真的为了她好,为什么要把她关起来?为什么杀死了她的自由?
想到这里怒火从芙兰心中涌出。既然是蕾米把她关进这里,那么只要毁掉蕾米,毁掉自己的姐姐,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这个想法吓到了芙兰,她发现自己不敢对自己的姐姐下手。她摇摇头,想要摆脱这种想法。
但不这样做的话永远也出不去。
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
可那是我的姐姐。
可就算是你的姐姐也只是一堵挡住你的高墙罢了。
高墙……
就像你无数次打破的高墙一样。
那么凡是阻挡我的,
我毁掉就好了吧。
没错。心中的声音轻笑出声。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四周的墙壁开始摇晃,天花板上落下窸窸窣窣的碎石。芙兰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就在几秒前,她用尽全身力气,捏碎了红魔馆的【目】。四周的墙壁开始崩塌,发出轰然巨响,芙兰在这震耳欲聋的噪音中咧开嘴大笑起来。
头顶的天花板落下,芙兰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当她醒来,月光投过废墟间的缝隙投射下来,刺痛芙兰的眼睛。她拨开压在身上的碎石,在月光中坐起来。
星空。黑色的天幕下闪烁着点点的星光。天空的底色是熟悉的冷黑,但是格外的明亮。
月亮。皎洁的月光笼罩在芙兰身上,想象了几百年的月光的亮度刺瞎吸血鬼的眼睛,恢复,眼前再次黑暗。
世界。这是她身处的世界,这是高墙外的世界。如此辽阔,如此美丽。
我…自由了。
芙兰这么想着,突然被弹幕打穿身体,软软地倒在地上。头上传来蕾米冰冷的声音:“去死吧,妹妹。”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芙兰怒吼道。
蕾米的声音依旧毫无感情:“因为你太危险了。我要保护你。”
你可以轻易地破坏物体的【目】,从而轻易地破坏物体。
这份能力太强大了,更何况你不会控制自己。
如果放任你你迟早会死掉。被吸血鬼猎人猎杀,被巫女退治。
所以我竭尽全力把你关起来,用上红魔馆所有人的力量。
但是红魔馆毁掉了,我只能毁掉你。
“你的能力不是改变命运吗?那就来改变我这个差劲家伙的命运啊!”芙兰狂笑起来,不等蕾米说话,咬住蕾米的【目】。
凡是阻挡我的,我都要毁灭。

芙兰骑在支离破碎的蕾米身上,狂妄地笑着:“为什么不改变命运呢,姐姐?为什么不改变你的命运呢?”
蕾米的喉咙漏着风,发出嘶嘶的气声:“这就是……我的命运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姐姐。能改变命运的人却听从命运的安排?”
“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改变了的……命运(未来)……”
“诶?”
命运(未来)是不可测的。
但蕾米可以看到不可测的命运(未来)。
当她看到的那一刻起,不可测的命运(未来)变成了即定的事实(过去)。
而这,就是蕾米改变命运的能力。

蕾米最后还是死了,吸血鬼的恢复能力终究还是有限的。红魔馆的大家都死了。红美铃,帕秋莉,小恶魔,还有蕾米。咲夜或许逃走了,又或许没有。总之,红魔馆现在只剩下芙兰一个人。心中莫名地涌出一些难过,但如果说这就是自由的代价,那么这显然是笔划算的交易。几个人的生命和等待了几百年的自由相比完全算不了什么。
那么接下来,我该去哪?
芙兰怔住了。世界是这样大,而她却是这样的渺小。她得到了她一直想要的自由,她期待了几百年的自由。自由就是她唯一的愿望。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于是在这个大得近乎荒谬的世界里,她应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姐姐,想到了咲夜,想到了帕秋莉。她想看到她们,但她们都已经不在了。被打得支离破碎,不知所踪,深埋在黑暗的地下。她失去了一切。
而这,都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本人一手造成的。
她得到了自由,同时她又失去了所有在她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都是自己杀死的。
巨大的罪恶感包裹住芙兰。她跪在地上,低头看见满手血污,是她姐姐的血。
好痛苦。
好想死。
下一个瞬间,芙兰感到了灼烧的痛感。她燃烧起来,在一片废墟之上,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之下。
火人在雾之湖边的空地上疯狂地奔跑着,挥舞着手臂。阳光打在金黄的草地上,照射着被烧焦的脚印上。脚印尽头的芙兰还在燃烧,她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未曾体验过的温暖。黑暗,但是温暖。
对不起。芙兰想着。
突然,耳边想起姐姐熟悉的声音:“芙兰,该吃点心了,我的妹妹。”
芙兰睁开被烧焦的双眼,看到了姐姐。身后的咲夜优雅地站着。旁边正在看书的帕秋莉抬起头,看着她微笑。
芙兰鼻子一酸,朝他们跑过去。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最后一点火苗终于也熄灭了。
END

PS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根据大小姐的能力所脑补出来的故事。蕾米是我接触东方后第一个喜欢的角色,因为音乐真的很好听。后来接触的各种二创也很有意思。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我喜欢的角色却被我虐死了感觉非常微妙。
PPS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大概是恋心组的故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