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

第一志愿是画画但比起画画更喜欢写文因为产粮更快。主混东方,对cp概念模糊所以产粮范围比较广但骨子里还是个恋厨。热衷于发刀片。

【东方】【觉恋】无题(中)

天不知不觉已经黑了。魂灵的幽光照亮了周围微薄的黑暗。在漆黑的地底世界里,只有地灵殿的周围是光明而温暖的。
今天的觉为恋准备了比较好消化的流食。锅里还在煮姜汤,红糖的香味已经从里面慢慢升腾而上。觉还叫阿空烧好了洗澡水。估摸着恋大概已经回来,觉坐在餐桌旁静静地等着妹妹回来。
门砰得被打开又砰得被关上。觉朝门口看过去,只见恋飞快地从面前走过,消失在楼梯口。
觉有些诧异,因为平时的恋都会满脸笑容地坐在桌前,称赞当晚的饭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觉还是叫到:“恋,吃晚饭了哦。”
楼上一片沉默。
这次觉端着餐盘站在恋的房间门口,餐盘里面盛着刚从锅里舀出来的蔬菜粥。觉敲了敲门,叫了声自己的妹妹,但之后仍是尴尬的沉默。
“再不开门的话我就进去了哦。”然而还没等觉去握住把手,门忽然自己就开了。对面的恋头发蓬乱着,眼圈红红的,脸上还挂着几道泪痕。没等觉开口说话,恋已经叫了出来:“我不饿,你很烦啊!”
陡然增大的音量震得觉有些发晕。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妹妹脸上的泪痕,通红的眼眶仿佛一个个小锤子一样敲打着她的太阳穴。“可是你生病了,不管怎么样多少也吃一点饭……”觉晕晕乎乎地说。
恋几乎怒吼出来:“我没事了!你走吧!”说完便一把把觉推开,想要关门。
觉没有站稳,向后踉跄了几步便重重摔倒在地。餐盘也被打翻,滚烫的粥洒出来,全部淋在觉身上。觉只感觉身上一热,然后全身都开始剧烈的火辣辣的疼痛。她痛苦地蜷缩在地上,艰难的呼吸着。但是痛苦并没有就此有所缓解,于是觉开始小声地呻吟。不知为什么,最近被恋无端地疏远,刚才被恋大吼大叫,本来还没有觉得什么,现在躺在地上,一切的疑惑,委屈,悲伤一起随着疼痛一波一波地袭来。最后,呻吟变成了呜咽,进而开始号啕大哭。
恋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没想过事情会这样,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姐姐的手里端着餐盘。觉的哭声吵得她心神不宁,她匆忙关上了门,把姐姐晾在一边。
很快,门后响起阿燐惊讶的叫声。恋靠着门坐着,不停地抽泣。听到阿燐的声音时她稍微有些安心,但随后更大的愧疚和后悔缠绕住她。她想忘记刚才发生的事,但她越想忘记,觉痛苦的样子便越发清晰。她告诉自己她不是故意的,然而自己并不能接受。事实上即使是一条非常客观理性的理由表明恋确实不是故意的,她也仍然不会接受。她的心被姐姐紧紧地揪住了。她无法原谅自己。我伤害了我的姐姐。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恋就想到之前交到秦心这个新朋友的时候整天围绕着她转,而对姐姐不理不睬,于是甚至刻意疏远着姐姐,给姐姐制造困扰和麻烦。而姐姐则毫无怨言地接收着这些麻烦,依旧温柔地包容着她。而如今她却把姐姐深深地伤害了。愧疚再一次袭来,紧紧地扼住恋的灵魂。恋感觉自己有些透不过气,在某个非理性的瞬间,她想到了死亡。
想着只要死掉就不会伤害姐姐,不会给其他人造成困扰,不会被他人讨厌,也不会感到愧疚,恋翻出了剪刀。刀锋反射出外面清冷的幽光,光芒刺痛了恋的双眼。她突然开始胆怯起来,求生的本能说服她放弃死去的想法,继续活下去。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放下了剪刀。她又开始对自己的软弱感到自卑和厌恶,再加上先前的愧疚,恋又想到了死亡。于是在死亡和自我厌恶的循环中,恋在黑暗中不停地哭泣着。不知过了多久,哭累了的恋终于沉沉地睡过去了,没人知道她做没做梦,做梦又梦见了什么。

PS啊本来以为一个上下篇就可以讲完的故事但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脑洞。总之这次讲的大概就是叛逆少女终于明白父母苦心的故事XD接下来可能基本没什么恋心组的故事了因为主要还是想写觉恋组的故事。然而旧坑还没有填完就已经开始想下一个(强攻)觉(弱受)恋组的故事了。

评论

热度(8)